言侯

fen fen 发表: 6个月前



言侯:“我不会帮着誉王去对付太子,我更不会帮着誉王去对付靖王。”
梅长苏:“我话还没说完,侯爷怎么能断定我今天是来请你相帮的,是誉王呢?”
言侯:“难道不是让我去帮着誉王对付靖。。。”(说完自己也愣住了)
豫津:“苏兄来拜访父亲,难道是想要父亲相帮靖王么?”
梅长苏:“侯爷可愿意?”
言侯:“朝局混乱 、后宫凶险 、人心叵测、 陛下偏私,在此情形之下,靖王对誉王没有胜券。我安居府邸,好歹算是一个富贵闲人,你却让我卷入一场并没有胜券的争斗中。”
梅长苏:“是”
言侯:“当今的皇后是我胞妹,誉王是皇后的养子,你让我帮着靖王去对付誉王,于情理不合。”
梅长苏:“确实如此”
言侯:“不合情理又无胜券可言,先生何以提出如此要求呢?”
梅长苏:“侯爷,您可愿意?”
言侯长久沉默道:“愿意。”

言侯:明知是陷阱,是虎狼之穴,可是仍然要去,利弊得失如此明显,却仍然要去抢,如此愚蠢,却又如此有胆魄的人,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。 

言侯:对错只在自己心中,你认为我错了,我又何尝不是认为你错。夏江,但是我想告诉你,你可以不相信情义,但最好不要藐视情义,否则,你终将被情义所败。
 




~分享给朋友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