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龙吟·放船千里凌波去

fen fen 发表: 1年前

这首词是南宋朱敦儒由吴越飘零至江西的途中所作,表达了在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,一位爱国文人志士对国家今昔变幻的悲愤之情。
 
水龙吟·放船千里凌波去

放船千里凌波去,略为吴山留顾。

云屯水府,涛随神女,九江东注。

北客翩然,壮心偏感,年华将暮。

念伊嵩旧隐,巢由故友,南柯梦,遽如许!

回首妖氛未扫,问人间、英雄何处!

奇谋报国,可怜无用,尘昏白羽。

铁锁横江,锦帆冲浪,孙郎良苦!

但愁敲桂棹,悲吟《梁父》,泪流如雨。

 作品注释
1 凌波去:乘风破浪而去。凌,渡,逾越。
2 略为:稍微,形容时间短暂。
3 吴山:泛指江南之山。
4 留顾:停留瞻望。
5 水府:星官名。谓天将下雨。
6 神女:指传说中朝为行云、暮为行雨的巫山神女。
7 九江:诸水汇流而成的大江。九,极言其多。长江由众多支流汇聚而成,故曰九江。
8 北客:北方南来之人,作者自称,因其家在洛阳,故曰北客。
9 翩然:指舟行迅疾如飞。

10 伊嵩 sōng :伊水与嵩山,均在河南境内。
11 巢由:巢父、许由,都是古代的隐士。
12 南柯梦:唐李公佐传奇小说《南柯太守传》谓:淳于棼梦至槐安国,国王以女妻之,任南柯太守,荣华富贵,显赫一时,后与敌战败,公主亦死,被遣回。醒后见槐树南枝下有一蚁穴,即梦中所历。后人因称为“南柯梦”。
13  遽 jù:惊惧、慌张。
14 如许:如此。
15 妖氛:凶气。指金兵。
16 白羽:白羽扇,古代儒将常挥白羽扇,指挥作战。

他想起以前在洛川隐居的那些朋友,而今俱是零落,如同黄粱一梦。梦醒之后,茫茫而顾的只有涛涛的江水。他当年倾慕的英雄一个个地离去,那连呼“过河”的主战豪士宗泽永远只能存活在记忆里。他想建功报国,却发现已是两鬓斑斑,壮心犹在,奈何身已朽。

17 孙郎:指三国东吴末帝孙皓。晋武帝司马炎派王濬造大船东下伐吴,吴军以铁锁、铁链横截长江,企图阻挡晋军前进。晋军用火烧毁铁锁,长驱东下,攻破金陵,孙皓被迫出降。这三句以晋灭东吴比喻金兵宋,暗喻目前形势危急,不能再蹈“孙郎”的覆辙。
18 桂棹zhào:船桨的美称,此代指船。
19 梁父:即《梁父吟》,一作《梁甫吟》,乐府《楚调曲》名。今存古辞,传为诸葛亮所作。

作品译文
放船千里乘风破浪顺流东下,经过吴山只是稍微的浏览了一下景色。云层密密聚集在水府附近,江涛汹涌追随着巫山神女奔走。众水汇成大江滔滔东注人海。匆匆奔波向南的北方游子,满怀壮志却偏感报国到无门,随着年华流逝忽然觉得要走到垂暮之年。想起伊阙和嵩山的隐居生活,跟巢父、许由一样的林下故友,那时的生活竟如同南柯一梦,很快消失转眼之间已成过去。回望中原金兵还没有彻底消灭,试问人间抗敌的英雄在何处?空怀有报效国家的奇谋良策,可怜无人赏识’也不被重用,白羽箭上白白的堆积满了灰尘。想当年东吴末帝孙皓用铁索横截江面,晋军烧断铁索,战船长驱东下,攻破金陵,吴主孙皓被迫投降心情无比悲苦。如今我只能独自愁敲桂木短桨,悲愤地低诵那古曲梁父吟,热泪像雨一样横流,止不住心中万分的悲伤。

创作背景
1126年(宋钦宗靖康元年),金兵大举南侵,洛阳、汴京一带,均遭兵燹。不久,汴京沦陷。朱敦儒携家南逃,先到淮海地区,后渡江至金陵。又从金陵沿江而上,到达江西。再由江西南下广东,避乱南雄(今广东南雄县)。这首词具体写作年月虽不可考,但从词的内容看,似是他离开淮海,沿江东下金陵时所作。

作者简介
朱敦儒(1081~1159),字希真,号岩壑,又称伊水老人、洛川先生,河南(今河南洛阳)人。早年生活放荡,词风婉丽清畅。中年,逢北方沦陷于金,国破家亡,多感怀忧愤之作,格调悲凉。晚年隐居山林,多描写自然景色与自己的闲适生活。其词语气清畅,句法灵活自由,但多数词作带有浓厚的虚无思想,内容消极。著有《岩壑老人诗文》、《猎校集》,已佚;今有词集《樵歌》(一名《太平樵唱》)。

射雕
一阵轻风吹来,水波泊泊泊的打在船头,黄蓉随手荡桨,唱起歌来:“放船千里凌波去,略为吴山留顾。云屯水府,涛随神女,九江东注。北客翩然,壮心偏感,年华将暮。念伊蒿旧隐,巢由故友,南柯梦,遽如许!”唱到后来,声音渐转凄切,这是一首《水龙吟》词,抒写水上泛舟的情怀。她唱了上半阕,歇得一歇。郭靖见她眼中隐隐似有泪光,正要她解说歌中之意,忽然湖上飘来一阵苍凉的歌声,曲调和黄蓉所唱的一模一样,正是这首《水龙吟》的下半阕:“回首妖氛未扫,问人间英雄何处?奇谋复国,可怜无用,尘昏白扇。铁锁横江,锦帆冲浪,孙郎良苦。但愁敲桂棹,悲吟梁父,泪流如雨。”远远望去,唱歌的正是那个垂钓的渔父。歌声激昂排宕,甚有气概。郭靖也不懂二人唱些甚么,只觉倒也都很好听。黄蓉听着歌声,却呆呆出神。郭靖问道:“怎么?”黄蓉道:“这是我爹爹平日常唱的曲子,想不到湖上的一个渔翁竟也会唱。咱们瞧瞧去。


~分享给朋友~